安愚.

是个有点颓的女孩子.
偏原创有时也会靠爱发电写同人 时常还会说些意义不明的东西.慎fo.
『情感模控开发中.』

623

*BGM是Can't stand the rain

当我回到公寓时已经是凌晨了。大雨把我的衣服淋的湿透,紧紧贴在我的身上。雨还在下着,甚至有变大的趋势。

公寓自他走后便没再亮过灯,窗帘也没再拉开过。
我没去管湿漉漉的衣服,从床头柜拿起一张我和他的合影。

我已经忘记与他的相遇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在某个阴暗的巷口,又也许是在他受到上司批评心生烦躁时去到的廉价便利店。

大城市是个可以吞噬掉灵魂、蠕动着舌头的恶魔,把人类灵魂干干净净地吞进去吃掉,再把弱小乏味的人体吐出来,使得他们变成漠不关心的行尸走肉,只会按照定好的行程去生活,他便是这种人。

而在非法酒吧里磕药、酗酒的那些人自称拥有灵魂和自由,实际上也只是信仰莫须有自由的愚蠢而又疯狂的异教徒。
我曾经是同他一样的存在,只是现在我大概是那第二种人了。
这时我忽然想起他之前同我说过的话了。那时我问他遇到挫折后振作的办法,他转头告诉我说,向上,持续向上,直到你可以俯视你的烦恼,直到你的烦恼像在最高处往下看时如蚂蚁一样细小为止。

现在想来这句话仅仅适用于他这种成功人士。

老旧的公寓在下雨时有些漏水,滴滴答答的在地板上崩出一个个小水花,我暗骂一声带着一身的酒气和一双现在看什么都会重影的眼睛摇摇晃晃的去拿水盆放在漏水处,窗外有一只蹦跳着的、碧绿色的青蛙,它无意义般的在我家旁边的树丛和马路的交界线跳来跳去发出令人烦躁的声响,直到一阵急促的汽车鸣笛过后便不复存在。

多么愚蠢。

现在马路上存在这只青蛙稀巴烂的尸体,等到雨停后大雨将会冲刷掉它活过的痕迹,或者根本等不到雨停,它的遗骸就会消失在这昏暗忧郁的下雨天。

我瘫在床上闭上眼,没去管身上的酒气,意识渐渐模糊直至沉浸在睡眠的黑暗里。

我做了一个梦。

他叫我在那家颇有年代感的咖啡馆里和他见面,我难得穿了件规规矩矩的白衬衫坐在位上等他。店里播着和这家店一样年份般古老的音乐,像是八音盒,调子是轻巧灵动的,却拥有着本不该存在的压抑感。

在我等待途中开始下起了雨,天瞬间阴了下来。我开始焦急的向门口张望,生怕他因为天气原因出了点什么意外——直至他撑着把黑色的雨伞出现在门口。

然后他张口,说因为个人原因要和我分手。

分手,这话倒说得轻巧——当你不爱现在和自己在一起的恋人了,你就会编一些随处可见的理由企图搪塞过去,接着离开他开启你新的期遇和爱情。

我以为我会像之前质问自己前一任恋人一样粗暴的拍着桌子质问他,但是我没有。

我仅仅只是有些愣,然后轻轻低下头,没再去看他直到他走出咖啡馆。

接着八音盒的音乐和滴在玻璃上的水滴声消失了,寂静无声,只剩下我和头顶上那片昏暗的天空。

我惊醒了,然后想起梦的内容是真实存在的。

我知道雨还在下着,一直未停。

评论
热度(6)

© 安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