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愚.

我竟然还活着。

“沙雕女人。”
这是同我一起放学的姑娘经常对我的称呼,她说这话带着愉快的语气,我也就懒得否认了——沙雕网友绝不认输。
嘿,小学是一个班的我们到了初中被隔了老远,她在三楼我在五楼,放学那会她们那个烫了波浪卷的女班主任总会压堂压上好久。我在她们教室门口等她的时候总会来回踱着步,想些虚不虚实不实的事儿,直到他们班的大门被嘭地一声打开,她被簇拥着挤出来,我们就会一齐走出学校坐车回家,一路上还会唠唠今天的老师有多么糟糕,有什么有趣事和糟心事,一路上可以讲好多。
“你班服好丑啊——”第一次班服发下来的时候她看着我们班的一脸嫌弃,我低头一看,嗬,天蓝色配黄色条纹,老师也挺会配。再看看她的,绿色外套上面也有点...

置顶

这里安愚/安欢/苏十二
是文手 超级杂食 也是孩厨
目前范无咎是心头好
不定期爬墙 更新速度以年/月计算
脑子里塞满杂乱思想

我很爱她。
初次见到她时那明媚的笑容直直叩击我心弦,即使在那的一年后我们才有短暂的第二次交往,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她的仰慕之情。
到后来因为某个契机而逐渐了解她的一切,和她变得亲密,她的世界有了我的一个微小的位置。
我对她的爱就像一杯甜腻的奶茶。最开始你接触到的只是浅浅的、漾开的甜味,而再喝下去便会越来越腻。我知道谁都不能把爱情这事儿用永恒来保证。
所以我能保证的是,至少现在,我爱你。

623

*BGM是Can't stand the rain

当我回到公寓时已经是凌晨了。大雨把我的衣服淋的湿透,紧紧贴在我的身上。雨还在下着,甚至有变大的趋势。

公寓自他走后便没再亮过灯,窗帘也没再拉开过。
我没去管湿漉漉的衣服,从床头柜拿起一张我和他的合影。

我已经忘记与他的相遇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在某个阴暗的巷口,又也许是在他受到上司批评心生烦躁时去到的廉价便利店。

大城市是个可以吞噬掉灵魂、蠕动着舌头的恶魔,把人类灵魂干干净净地吞进去吃掉,再把弱小乏味的人体吐出来,使得他们变成漠不关心的行尸走肉,只会按照定好的行程去生活,他便是这种人。

而在非法酒吧里磕药、酗酒的那些人自称拥有灵...

【底特律】*RK720000

*ooc警告 cp大概是RK720000。

RK900——一直号称冷漠无情又高效率的仿生人举着枪迟迟没有扣下扳机。

对面比自己低了一个型号的RK800此时早就没法反击了,腿部组件和左眼的视觉组件被子弹击穿从而停止运作,身上沾满了属于仿生人的蓝血,此时正狼狈地瘫坐在地上。

这时自己只要扣下扳机穿透RK800的脉搏处理器或人工心脏就算任务完成了。RK900在心里想着,手却迟迟没有触碰扳机,似乎有哪里不太稳定,面前人因为部件的损坏发出了电流的滋滋声。

一个月前仿生人获得所谓的自由,模控生命便销毁了所谓RK800型号的同系列仿生人所有的备用机,除了正在运作的唯一一台RK800。

他们找不到他...

© 安愚. | Powered by LOFTER